161、番外·现实世界(1/2)

天气正好,晴朗无云。

正是个奔向自由的好日子。

海浪拍起雪白的泡沫,阳光下的海滩上,一幢精致的别墅矗立在视野最好的方位,只要一开窗就能嗅得到微潮的海风。

躺椅被安放在白漆木的阳台上,冰镇的水果切成果盘摆的整整齐齐,上面还扎了牙签做的小伞。

应有尽有的电子产品被堆了满屋,风吹过飘窗,透过窗帘拂进卧室,舒适柔软的大床边堆着爆米花和汽水,正前方还有一架4d全景投影仪。光影变幻,正兢兢业业地播放着令人身临其境的电影画面。

高大健壮的男人穿着件碎花围裙,正在厨房里做着沙拉,一边心情颇佳地哼着歌,扬声问屋里的爱人:“今天想放什么,有刚到的松露,配鱼子酱好吗?”

屋里没有回应,一道身影鬼鬼祟祟地摸出露台,纵身跃到沙滩上。

他向四处看了看,才快速选定了位置,在细沙里扒了两下,翻出一枚灿金色的晶石,脸上终于显出志得意满的笑意。

第五百六十七次奔向自由的征程,就要吹响号角了!

百炼空间的主人正在巡守世界,不在空间中镇守,在圣骑士和红衣主教共同守护的大陆上,悄悄出现了黑暗神的身影。

通往现实世界的大门就在空间的最上层,黑暗神牢记财不外露的准则,蹑手蹑脚摸了过去,将那枚金色晶石安放上去,屏息静待片刻,果然凭空出现了一扇大门。

都已经好久没见到老朋友一家了,等自己出去,一定会受到最热烈的欢迎和最亲切的招待。

黑暗神信心满满,双手抱头倒退几步,猛然加速朝门撞了上去。

坠在他颈间的一枚晶石链悄悄闪了两次,那扇门应声而开,黑暗神几乎没花力气就轻松脱离了系统世界,投进了久违的现实之中。

他原本就在现实世界中拥有身体,意识归位,就从营养舱中精神抖擞地一跃而起,按着苏时上次回来时留下的地址摸了过去。

别墅的草地上,挺拔的少年背着单肩包,才踏进院门,就被一只机械阿拉斯加扑了个正着。

过于强悍的力量冲得他坐在地上,清秀眉眼间却舒开温湛笑意,抱着怀里撒欢的机械狗揉了揉,从口袋里摸出了块狗饼干喂进他嘴里。

“小灯泡,你都在系统空间实习那么久了,到底什么时候转正啊?”

今天当机械狗的系统在他怀里打了个滚,抬爪拍拍少年的脑袋,摆出一副前辈的架势:“我当初可是两年就通过考试转正了——你有什么不会的,尽管来问我!”

“人类要满二十岁才能参加考试,我还差两个月,就快了。”

少年的脾气显然极好,捏住它的爪子握了握,抱着怀里的机械狗放在地上,拍拍衣服站起身:“爸爸在家吗?”

系统点点头,晃了晃尾巴,领着他跑进别墅。

别墅的布置温馨而精致。陈旧的风铃被擦得干干净净,还挂在门楣上叮咚作响,歪歪扭扭的陶器被有机玻璃当成艺术品罩在客厅,楼梯间一路挂着笔触由稚嫩到成熟的画作。

青翠的植物随处可见,吊兰从烛台上坠下来,文竹郁郁葱葱,到处都是他再熟悉不过的成长痕迹。

回到自己从小长大的家里,少年眼里也泛开亮芒,脚步越来越快,几乎是迫不及待地跑上楼梯,一道身影已从厨房里循声转出来。

“小灯?实习结束了吗?”

见到迎面跑来的英挺身影,苏时眼中透出些笑意,朝他张开手臂,叫少年结结实实撞进了怀里。

当初在最终考核背的锅有点多,不仅替陆濯赢回来了一具自定义身体,还买一送一的添了个小娃娃,恰好给地狱之子找到了最合适的容器。

穆拾的名字总会和那一段黑暗过往绑在一起,苏时始终惦记着给他重新取个名字。敲定了随陆濯的姓,拿去让主系统重新生成身份证明,恰好黑暗友人从旁经过,慷慨地友情提供了个“灯”字,就这么把名字给定了下来。

一晃十年过去,当初腼腆害羞的男孩子已经长得挺拔清俊,湛黑双眸里总是沁着安静笑意,除了依然不大爱说话,早已看不出半点过往的沉重经历。

“结束了,让准备考核,我就回家来了。”

熟悉的怀抱踏实温暖,依然像小时候一样在苏时肩上靠了一阵,陆灯才直起身,认真答了一句。

陆濯也从厨房里转了出来,笑吟吟立在一旁,往自家爱人手里塞了杯热可可,拍了拍陆灯的肩膀:“回来得刚好,你小黑叔叔前不久刚把习题集送来,都是仿真题。争取一次就能考过,以后就不用再考了。”

即使再懂事早熟,也和大部分的男孩子一样,听到习题集三个字,陆灯的脸色就不由微苦,却依然听话地点了点头。

想起黑暗友人送来的那一整屋《五百年系统三百年考核》,苏时忍俊不禁地轻咳一声,抿了口热可可,不无同情地开口暗示:“慢慢做,不着急。”

“……”

几乎是立刻理解了他的意思,少年眨了眨眼睛微抬起头,温润清秀的眉宇间难得显出隐约悲痛。

按照黑暗友人的说法,只要把那些习题集都做完,一定能把所有的原题都囊括在里面。苏时捧着马克杯点了点头,安慰地拍拍他的背:“去吧,晚上咱们吃好吃的。”

看着少年难得无精打采的背影,苏时无奈失笑,回肘顶了顶身后的爱人:“好歹叫他玩两天轻松轻松,现在就告诉他习题集也太残忍了。”

“长痛不如短痛,我计算过,从今天开始每天做本才有可能做完,他的任务已经很艰巨了。”

拉住他的手臂,将人顺势拥进怀里。陆濯含笑应了一句,摸了摸爱人捧着马克杯的手,确认了不算太凉,才揽着他坐回桌前:“我来做,你负责尝就好——陆灯回来了,今天就多做个灯泡泡芙给他,怎么样?”

“我总觉得应该找时间把他的名字重新登记一下,陆执光就挺好,陆灯实在太随便了……”

苏时被他半拥着坐下,只好交出了手里的打泡器:“咱们也有阵子没回去了,主系统那边还好吗?”

两人都有各自的工作,却都不需要经常出门奔波,大多时候都是在家中远程办公。陆灯十五岁就进入了系统世界实习,只寒暑假偶尔回家,他们自由时间都充裕得很。

陆濯今天打算尝试几道新学来的甜品,苏时原本进来是准备帮忙的,却因为前几天不慎中招感了次冒,被陆濯盯得严严实实,生怕他再不小心着了凉,也就只剩下了坐着鉴赏的工作。

“一切正常,听说最近把黑暗神带去了海滩度假,已经可以相处得很好了,还创下了连续179个小时没有逃跑的记录。”

陆濯点点头,戴上围裙利落地继续忙碌,翻了翻智脑,一本正经地答了一句。

烤箱叮的一声响起,被烤的松松软软的蛋糕坯转眼散开诱人香气。陆濯回身望向偷偷咽口水的爱人,含笑挑了挑眉,切下一角过去,半蹲在爱人面前:“这位先生,需要蛋糕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