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全文完(1/1)

两年后。

叶宵站在落地镜前,不太自在地张开手臂,让凌辰帮他套上收腰的修身黑色西服。

替叶宵将黑底银色斜条纹的领带系好,凌辰往后退了半步,眸色温和,称赞道,“很好看。”

叶宵转过身,上下打量落地镜中有几分陌生的自己,眨了眨眼睛,“这是我?”

凌辰笑道,“嗯,就是你。”说着,他又从旁边的托盘里拿过来一块机械表和一对袖口,仔细帮叶宵戴上,“这腕表是一对,你一块我一块,白横云女士在电话里强调过三次一定要戴上。”

叶宵晃了晃白皙细瘦的手腕,眼弧微弯,“很漂亮!”

他这两年长高了一点,险险超过一米八,但人还是很瘦,就算凌辰天天下厨,粉蒸排骨糖醋里脊红烧牛肉轮番上桌,还是不见长肉。

这时,凌辰的机要秘书敲门道,“指挥,车已经停在外面了。”

凌辰颔首,“嗯,稍等。”

等机要秘书下了楼,凌辰低头亲了亲叶宵的嘴唇,低声问,“紧张吗?”

叶宵摇头,手指勾着凌辰的尾指,“和你一起就不紧张。”

凌辰五指插进叶宵的指缝,十指相扣,“我们走吧。”

五分钟后,凌辰牵着叶宵下了楼。正是初夏的时节,院子的角落爬了满栅的蔷薇花,小水塘里蓄了满满当当的水,睡莲的叶子铺陈在水面上,水塘清澈,能看清莲叶底下游动的金鱼,旁边是一棵梨花树,树下还放置着一张躺椅。

两人坐到大门口停着的黑色轿车上,叶宵透过车窗玻璃往外看,迟疑了一会儿,不太确定地偏头问凌辰,“队长,我穿西服好看吗?”他皮肤白,脸也小,还带着少年的清俊,正眼巴巴地看着凌辰。

凌辰身上穿着深蓝色的长款军礼服,金色双排扣,领口和肩章位置的银线熠熠生光。他懒洋洋地坐着,军裤包裹着的长腿叉开,隐隐绷出肌肉线条的轮廓,半点没有正形。

听叶宵问,他嘴角噙着笑,靠过去贴着叶宵的耳朵说话,“很好看,想把你欺负到哭。”

叶宵耳根泛出了淡红色。

两人亲近地靠着,叶宵等心跳缓下来之后,无声询问,“诺亚,你在吗?”

很快,诺亚机械的电子音响起,“你好,叶宵,我在。”

叶宵:“你愿意跟我和凌辰走吗?”

隔了半分钟,诺亚的声音再次响起,“不会打扰你们吗?”

这次是凌辰回答道,“不会打扰。”

三秒后,诺亚回答,“我的荣幸。”

报告厅的门口已经被记者挤得水泄不通,等凌辰和叶宵所乘坐的特殊牌照轿车驶入众人视线时,周围的闪光灯纷纷开始闪烁不停。

凌辰下车后,又大步流星地绕过车头,打开另一边的车门,护着叶宵下车,还帮他挡了挡刺眼的闪光灯。等叶宵适应了,两人并肩站在原地,给记者拍照的时间,随后,凌辰朝周围的人颔首致意,握着叶宵的手一起踏上了台阶。

一直到两人走进报告厅,快门声才逐渐消失。

报告厅中已经坐满了人,凌辰和叶宵坐到第一排正中唯一空着的两个位置上,不久后,报告厅里明亮的灯光暗下来,大荧幕亮起,众人的视线集中在了台上。

这一刻,所有人类的目光都汇聚在这里,汇聚在这一场特殊的报告会上。

没有惯例的开场白,也没有宣告主题,由郭先开始,一个接着一个的科学家站到台上,在深深的鞠躬后,向所有人汇报自己的科研成果。内容深奥又枯燥,但现场的所有人都在椅子上坐得端正,穹顶巨大的报告厅里鸦雀无声。

这一过程整整持续了三个小时,一直到白横云汇报完最后一项科研成果才结束。

凌辰松开握着叶宵的手站起身,脚步坚定地走到了台上。他环顾在场的所有人,神色肃然。

“今天是2068年,距离我们沉入地底,以脑电波接驳的方式进入诺亚世界,已经过去八年时间。

八年前,我们退无可退,不得不在这个虚拟世界中休养生息。而这八年里,我们未曾放弃过一丝希望。

……

我们的种族曾与散失在时间长河中不过一步之遥,我们曾与贪欲、恐惧殊死搏斗,我们走了很多弯路,我们也曾迷失方向,但这一刻,我们终于可以告诉每一个还活着抑或是已经死去的人,我们,人类,赢了。”

没有抑扬顿挫的语调,没有热血沸腾的宣告,凌辰的语气如平湖般沉稳又笃定,报告厅里也安静无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啪,啪啪——掌声如星火般不断蔓延,熊熊燃烧,经久不息。

两个月后,人们陆续从地底的维生舱中苏醒过来,相携回到地面,脚踩着满目疮痍的大地,注视着久违的山河万里。

亘古不变的太阳自东方升起,一切得以重建,一切得以延续。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