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1/2)

钱包里夹着一张证件照。

照片上的人还是学生模样,刘海剪得极短,露出光洁的额头和明亮的眼睛,嘴唇微微抿着,看起来有点严肃的样子。

沈默记得这是他大学时拍的照片,用来贴在求职简历上的,也不知季明轩是从哪里找出来的,还天天放在钱包里。沈默左看右看,都觉得这张照片拍得不怎么样,正想从钱包里取出来,就听床上传来了动静。

他忙把钱包塞回季明轩的外套里,悄悄溜回了床上。

季明轩翻了个身,一条手臂圈在他腰上,眼睛还没睁开来,只是用下巴蹭了蹭沈默的脖子,问:“你刚才去哪里了?”

沈默被他蹭得发痒,逃开一些道:“去了下洗手间。”

再顺便看了看季先生的钱包。

后面那句话沈默当然没说出来。

季明轩搂着他道:“今天我休息,再多睡一会儿。”

沈默发现他特喜欢这么在床上抱着他,即使醒了也磨蹭着不肯起来。但当了父亲的人是没有假期的,沈默提醒他道:“小宁很快就要起床了。”

季明轩“唔”了一声,倏然睁开眼睛,先是瞧了瞧沈默,然后捉过他的下巴,狠命吻了上来。等亲得够了,他才放开沈默,起身去找衣服穿。

沈默被他吻得缺氧,又在床上躺了片刻,才听见季宁在外面敲门。

他先是喊:“爸爸!”

隔一会儿又换成:“叔叔!”

把门敲得咚咚响,一副敲不开门不罢休的架势。

季明轩洗漱过后,已是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走过去开了门抱起季宁道:“走,吃早饭去。”

季宁挥着小胳膊问:“叔叔呢?”

沈默听见季明轩答:“叔叔昨晚累得很,乖,别吵他。”

知道他累还把他往死里折腾?

沈默裹在被子里,真有些哭笑不得。他是那种闲不住的人,休息的日子也不愿偷懒,没多久就起床了,打算趁着天气好擦擦窗户什么的。

不过刚吃过午饭,季明轩就交给他一项任务,陪他去买袖扣。

其实这事还是沈默先提起来的,季先生很喜欢他当初挑的那对袖扣,但是成天戴着也不合适。季明轩从善如流,立刻表示要改,条件是沈默陪他一起去挑。

正好今天有空,沈默当然不会拒绝。他下午哄季宁睡着后,就跟季明轩出了门。

自打季宁从国外回来,两人成天都是围着孩子转,倒是很久没有单独出来过了。路上季明轩就说:“我们晚上在外面吃饭。”

沈默道:“可是小宁……”

“季宁有陈姐看着,没事的。你不必这么宠着他。”

“他毕竟换了新环境,还不大适应。”

季明轩瞥他一眼,哼哼道:“你在他身上花的时间未免太多了。”

这是连小孩子的醋也要吃?

沈默好笑道:“小宁长得很像季先生啊。”

季明轩又哼了一声,就没再说话了。沈默偷眼瞧他表情,觉得他心情还算不错。

他们买东西也没特别挑地方,就在市中心的商场里逛了逛。沈默其实不知道怎么选袖扣,看来看去也没主意,只好问季明轩喜欢哪种的。

季明轩立马秀出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说:“跟这个相配的就行。”

边说边故意转了转戒指,恨不得闪瞎别人的眼。

沈默大觉不好意思,不过还是照着这个标准去挑了。他没想到会遇上认识的人。也是巧了,上次买完袖扣也是遇到这个人,就是同他们一起吃过饭的赵奕。

沈默记得他曾经红过一段时间,但后来就渐渐不再出现在屏幕上了,也不知是息影了还是别的什么。本来沈默也认不出他,但他的样子实在太引人注目——他一边脸颊高高肿起,明显是受了伤,左脚的鞋子也没了,就这么一瘸一拐的,赤着一只脚走路。

虽然是如此狼狈的模样,赵奕却仍是一副从从容容的态度,无视别人讶异的目光,径直走过来叫导购拿一双鞋子。

接着他就坐下来试鞋,动作十足优雅,像是坐在镜头前面似的。几个导购偷偷看他,他还抬起头来微微一笑,笑得小姑娘脸都红了。

沈默正想围观一下,就被季明轩扳过了头说:“专心办你的事。”

关于季明轩跟赵奕的关系,沈默始终没有弄明白,何况已经过了这么多年,现在提起来也是尴尬。所以他没有多问,只是兢兢业业地继续挑袖扣,总算挑到一款暗红色的,跟季明轩的戒指还算相配。

季明轩看过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沈默就拿着钱包去结账了。

这时赵奕已换好了鞋子,走过来同季明轩打了个招呼。

季明轩看着他脸道:“看来你过的不太顺心。”

赵奕“嗤”的笑了声,扬了扬头说:“是我自己选的路。”

并无后悔的样子。

季明轩就不再多说了。

赵奕望了望正在刷卡的沈默,说:“怎么是沈先生在结账?”

“当然。”季明轩还挺得意,说,“现在是他在养我。”

赵奕怔了怔,表情有点难以形容,过一会儿才感慨道:“早知道当初别急着换目标了,如果我继续追求季先生,说不定现在站那边的人就是我了。”

季明轩笑一下,目光只是注视着沈默,说:“你追不到。”

赵奕叹了口气,说:“我就猜到是这样。”

还是有些失落的。

季明轩没接话。沈默付完了账回来,见赵奕也站在旁边,一时拿不准该不该打招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