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五(1/2)

在一起的第三个中秋,霍总被领回了梁先生挣来的家。

顶楼,南北通透。

没带着江老师送的哈士奇。

“确实不方便。”管家负责迎来送往,歉意地同来暖房的江平潮和池澈解释:“别墅那边地方大些,更利于它发挥。”

江平潮不解蹙眉:“发挥什么?”

“霍宅的探索、拆解和重构。”

管家按照梁先生的嘱咐回答了问题,一叹:“一晃三年,现在还有门可开的,已经只剩三百零二把钥匙了……”

池澈:“……”

江平潮近两年不少和霍总锻炼交际能力,已经有了长足进步。还想再问问剩下的门都去了哪,不等开口,已经被池澈一把扯了回来。

……

送宠物犬是江平潮和池澈刚公开那时候的事。

江平潮不比梁宵,他出道起点不低,走的却是半流量半影视的发展路线,连续几年名列最具魅力alpha榜单,对外自然也始终保持着单身人设。

越是流量为主,公开恋情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就越大。外界瞄准了江平潮爆料,粉丝人心惶惶,已经炸了不止一两次。

池澈打定了主意辞职息事宁人,前手刚联络工作室发辞职信,江平潮后手就发了微博。

也不知道谋划了多长时间、找什么人帮忙出的主意。粉丝浩浩荡荡杀到微博,没来得及闹,先眼睁睁看着江平潮一条微博接一条微博刷屏,发了手写的万字长文。

不多不少一万字,全无文笔措辞可言,流水账到从他得到经纪人的第一天起,一直写到了公开的前一天。

……营销八卦号身经百战,都没能在半小时内成功找到借题发挥的重点。

江平潮一声不吭回父母家挨揍,工作室群龙无首,彻底乱成了一团。多亏星冠正在替总裁和梁先生做官宣,顺手仗义支援,帮衬着撑到了经纪人从机场匆匆赶回来。

池澈拎着行李一脑门子官司,撕了机票辞职信,带着团队紧急处理舆论,没日没夜忙了两天。

江平潮被关在门外罚站反省,领到经纪人分配的任务,负责给星冠还礼,送一只“配得上霍总和梁先生的气质”的宠物犬。

……

“霍总的信息素会下雪。”

江平潮确实认真考虑过,低声给池澈分析解读:“梁先生个性又很活泼。”

池澈看着他,深吸口气,用力揉了揉额头。

江平潮补充:“哈士奇长得还非常威严……”

池澈实在听不下去,把人塞回墙角,同走过来的段明点点头,递过去了份整理好的资料。

梁宵成立工作室的时间毕竟短,运行起来不少要同江平潮工作室取经。段明和池澈交流得多,已经比过去熟出不少,笑着打了个招呼:“多谢。”

“举手之劳。”池澈看见段明袖口的狗毛,尽力压下了有关哈士奇的念头,“梁老师今年的工作量有些大了,考虑到状态,可以保留一到两个月修整,不用排得太紧。”

“劝过,《云旗》的导演,确实推不成。”

段明无奈,揉着额头笑笑:“还好,他身体养好了,扛得住折腾。”

《云旗》一经播出,收视率就全面走高,梁宵作为主演热度居高不下,一度霸占了视频网站的剪辑区,几乎把电视剧相关的奖项拿了个全。

良性循环,热度和资源相辅相成,梁宵其实已经开始往大荧幕逐步转型。

原本工作量没这么大,偏偏这次靳导的新戏急缺担纲主演,梁宵刚杀青了一部戏就赶回来救场,又吊着威亚在影视城屋顶上飞了大半年。

段明原本也担忧,听说梁宵的执行经纪人也随同进组,才多少放了心。

“他杀青的是电影?”池澈想了想,“在国内没看到上映,审核上出了问题?用不用帮忙?”

“没问题。”段明摆摆手,“想先试试冲奖……宋导的片子,和欧美那边团队一起制作的。”

段明大概知道怎么回事,笑了笑:“当初霍总说好了的,要给他的惊喜。没想到一打磨就是一年多,拖到去年才开拍。”

池澈微愕,看他半晌:“《rescuer》?”

江平潮长辈都在电影圈,工作室内消息灵通得多,池澈还有印象:“这一部提名了三个奖项,包括最佳男主,电影节的请柬过几天应该就会到。”

段明已经做足了准备,闻言依然难掩惊喜:“真的?”

“真的。”江平潮点点头,“那部片子在圈内试映过,实至名归。”

段明几乎有些压不住喜色,急着回去同梁宵商量,和两人匆匆道过谢,快步回了房间。

梁宵在圈内人缘好,这次不过搬个家,来帮忙暖房热闹的人也格外多。江平潮和池澈才在门外站了没多久,已经看见管家笑吟吟迎着四位梁先生见过最优秀的导演进了门。

苏蔓和孟飞白又合作了部戏,一块儿从片场来,翻了一遍来宾名单,甩下孟影帝直奔吧台角落,拐着俞枝去了观景的阳台。

“走了流量后不后悔?”

孟飞白没找到人聊天,笑吟吟过来,半开玩笑逗江平潮:“梁宵要是比你先拿影帝,江导说不定又要气得揍你一顿。”

江平潮摇头:“他天赋比我好,比我努力。”

“要不是被龙涛耽搁,这个奖说不定还能早拿几年。”

孟飞白也认同这个,点了下头:“两年拍出别人三年的量,追着老天爷抢饭吃。”

“孟老师。”

池澈原本不打算插话,闻言还是出声,“梁先生不是为了这个。”

“我知道。”孟飞白笑了笑,“星冠当年的plana,是等他成了影帝,光明正大和霍总官宣。”

梁宵这两年几乎没休息,综艺在《吃茶去》后就再没上过,代言也接得少,一年十二个月恨不得十三个月都在剧组,作品一部接一部井喷一样出。

不清楚的人猜测着他是前些年被雪藏压抑得狠了。舆论有感慨敬业的,有质疑捞钱的,有关心这么连轴转身体吃不吃得消的,但不可否认,足够优秀的作品一部部被交出来,梁宵的路走得的确越来越稳。

当年质疑霍阑作秀的、质疑星冠炒作捧人的声音,一点点都散得销声匿迹。

梁宵从没因为霍阑当年的官宣更改计划,稳扎稳打一条路走到黑,一步接一步,走得固执又坚决。

“下半年对江老师严点,也争取做出点突破。”

孟飞白日常找人聊天,清楚梁宵对池澈而言向来亦师亦友,笑吟吟拿梁宵做榜样,给池澈出主意:“让他们家老爷子看看,喜欢上什么人,从来就不是影响前途和发展的理由……”

江平潮很认同这句话,翻出笔记本记下来,准备回去和父亲说:“什么才是?”

孟飞白看了江平潮一眼,语重心长双手拍他肩:“懒惰。”

江平潮:“……”

池澈耳廓有点烫,清了下嗓子,低声道了谢,转头把江平潮第四季度的工作翻了两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