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无声冬雪(1/3)

【温馨提示】这是和《一日秋光》对应的林衍补充番外,不必要、不好看、不虐狗,有雷,请谨慎食用。

实体书通知见作话。

本章BGM:斯克里亚宾-第二钢琴奏鸣曲第一乐章(AlexanderScriabin-:)

____________

莱芒湖以北布满了法语城市,比德语区更喧闹,也多了些生活气息。林衍这次应邀来到M市为一个室内乐合奏比赛担任评委,领略了一整天学生们关于音乐的奇思妙想,心情相当不错。

下午三点半,第一天比赛结束,林衍翘掉了主办方安排的鸡尾酒会,独自从音乐厅溜出来,打算去看看M市闻名的西墉城堡。

时值深冬,寒风凛冽,风景如画的湖边人迹寥寥。树下的临湖长椅铺了层薄雪,几片枯黄落叶被冻在里面,仿佛凝固成了自远古而来的化石。

林衍欣赏了一番这些被大自然突兀赋予了“历史重任”的枯叶,明白了为何只有这个长椅上的积雪没有被清理。

哪怕就这么几天,落叶也有厚重的意义。

林衍喜欢雪,也确实想过挖一手雪来玩儿,现在看来,还是不要做这么扫兴的事为好。

他沿着湖慢慢地朝南走,逐渐远离了市中心。好在与他相伴的除了寒风,还有茂密的常绿乔木,足够让人自得其乐。

M市是座山城,住宅依山而建,经由崎岖狭窄的坡道连接,典型的西欧小镇布局,没有多少利落的开敞公共空间。因此,当一个篮球滚到林衍脚下时,委实让他有些诧异。

林衍捡起篮球,随手拍了两下,听到不远处有人叫道:“先生——”

他望向声音来处,几名少年站在篮球场里,正隔着铁丝网对他招手。

林衍一边运球一边走到铁丝网前,熟练地把球扔了进去。这场野球是传统3V3,场上队员接到林衍的传球就继续比赛了,剩下三名无所事事的轮换队员,隔着铁丝网同林衍聊天。

林衍颇感兴趣地旁观了会儿少年们打篮球。他离开美国太久,已经好几年没见过这种被铁丝网围着的篮球场了。

“你是日本人吗?”满脸青春痘的黑发少年问。

“我是美国人。”林衍说。

“你法语说得真好。”另外一位红头发少年说,“刚刚看你运球很熟练,一起来玩儿吗?”

“我的鞋不对,并且很久没打了。”林衍笑着说,“这种室外球场很少见。”

第三名高个子少年感叹道:“没错,这是M市里唯一一个。”

林衍:“瑞士好像喜欢打篮球的人不多。”

“比美国少得多。”红头发说,“这场球我约了一个月才约上。”

“还得碰巧是个好天气才行。”高个子少年补充道。

林衍理解地点点头,指着湖的南边问道:“西墉城堡是往那个方向走吗?”

“是的。”黑发少年马上说,“沿湖大概走半小时就到了。”

林衍道了声谢,朝场地上的几位队员挥手示意自己打算走了。一帮少年扬声同林衍告别,持球的那位刚完成了一个两分上篮,活泼地喊道:“祝你旅途愉快,先生,就快下雪了。”

林衍愣了几秒,微笑道:“好的,谢谢。”

林衍回到湖边时,的确捕捉到了风里若有若无的冰雪气息。

那是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比音乐更抽象的味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