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番外:jealous嫉妒9(1/2)

那晚裴缜抱着他家小青年睡得正香,是被涂雅的视频电话吵醒。

涂娅很着急:“你们赶快出去看看啊,李斯特下车后不见了,说不定是遇到坏人了!”

韩复闻言立刻掀被子下床,叮嘱了一句“缜缜你乖乖待在这”,就从厨房抄起一口平底铁锅下了车。

然后,一切恢复万籁俱寂,始终不见他回来。在窗外飘进来的淡淡的雨水腥香中,裴缜也坐不住了。

1939年9月,德国进攻波兰,继而法国和英国对德宣战。整个欧洲卷入战火,只不过那个时候的人们不可能提前预知,这其实是一场世界性残酷战争的伊始。

刚刚下了车,裴缜就觉得不对劲。

头顶一阵呼啸而过的引擎轰鸣,他猛然抬起头,竟看到了漫天成排的低空战斗机飞过,而本该漆黑的天空在□□和燃烧着的火焰的余晖中呈现一片紫金。

就连夜幕笼罩中的大地,也远远近近绽放着无数业火红莲。再回头看向身后,早已没有了安安静静的房车,而是一堆小雨中燃烧爆破的砖房瓦砾。

雨声,火苗噼啪,却没有人声。

似乎他所在之处是一座已经被轰炸了多次、人们早已四下逃离的死城。

这……

裴缜茫然站在雨中,一枚炮弹就在不远处爆炸,响声震得他两耳一片轰鸣。在短暂的空白后,他开始认真思考一个极其严肃的问题——午夜梦回穿越到二战,一不小心遇到空袭会死吗?

真要死在这种地方,也太不好交代了吧?

他很久以前一无所有挣扎着苦中作乐的时候,曾经想过自己万一不幸英年早逝了,墓碑上可能会刻”裴缜:一个不成功的调香师“。

那万一被二战的炮火轰了呢?裴缜:一个不成功的穿越者?

那他宁可当一个不成功的调香师!

“你一个人在这里发呆是做什么,不要命了?!”

一句法文的怒吼,有点熟悉的声音。火光中两人看到对方的脸都一愣。

裴缜惊讶于墨洛维一套的钢盔枪支水壶装备和抹得脏兮兮的脸,墨洛维则深觉……一个东方人为什么会穿着不像话的睡衣拖鞋出现在德军轰炸区?是不是疯!

……

防空洞里只有几个军人,倒是有大量的压缩食物和水,墨洛维扔给裴缜一把枪。

“你先在这里待一晚,这边太危险了,我明天找关系送你走!”墨洛维顿了顿,又问裴缜,”你们家的那个人呢,他怎么没有跟你在一起?”

裴缜茫然:“我其实也在找他。”

墨洛维怔住了,欲言又止,最后只是颓然坐在了地上。洞内暗暗的光线里,一时间出现了死一般的寂静。

裴缜:“我知道,你也在到处找尤金。”

半晌,墨洛维轻轻“嗯”了一声,然后突然摔了枪:“那家伙就是个笨蛋!都说俄国人只长个子不长脑子,真就没见过那么蠢的!”

墨洛维很暴躁。

他说,他不是舍不得扔下一切跟尤金走。问题是那几年欧洲经济连续大萧条,工厂倒闭,一大波人失业露宿街头,就连他的家族都缩减了不少开支。

他虽然很会调香,但如果没有强大品牌支撑,获得不愁的客源,作为一个独立调香师在这样的经济环境中也不一定能够很好地存活。

墨洛维曾有个姑姑,年轻时跟心上人穷小子私奔,后来贫病交加死在了外面。有这样的前车之鉴,加之尤金本来身体又不是很好,墨洛维绝对不愿意让那个人跟他一起后,还要过着颠沛流离为生计发愁的日子。

所以,倒不如在反抗无能之后振作起来一心弄事业,还经常可以偷偷接济尤金一家的生活。

“我用了好几年的时间,抗住家里的逼婚,创立belle,不断地进行积累资本我是为了谁?好不容易强大到快要可以保护他了,他却相信我要跟别人结婚?真是气死我了!”

墨洛维很装x的那只独目镜没有了,裴缜才发现。没有了那样一个刻意疏离的小玩意儿之后,整个人倒是更鲜活接地气了不少,炸毛的样子还挺像某沉不住气的英国年轻人。

裴缜:“你消消气。”

“他要是真的傻到相信我要结婚也就算了,大不了觉得我是个骗子。”墨洛维突然叹了口气,像泄了气的皮球。

“……我更担心的是,是不是我让他等了太久,他已经等腻了。”

“是不是对我失望了,是不是已经不想再等我了。”

“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

“……”

“战争爆发之后,我一直在想,尤金他是不是其实……很希望我能从一开始就坚定地跟他一起去浪迹天涯,而不是忍辱负重,白白浪费掉那么时间。”

“但现在说什么都迟了。我现在只能向上帝祈求,祈求看在我也是个笨蛋的份上,让他还活在这个世界的某个地方。让冥冥之中我对他的思念会变成一股强大的力量,牵引着我走到他的身边。”

“我会一直找他,如果找不到,就一辈子不停地找下去。”

他说这话时轻轻咬了咬嘴唇,听起来很难过,目光却无比坚定。

作为一个调香师,墨洛维的作品里,永远有着无比丰沛的感情,常常让裴缜觉得,这个人是不是在一生里经历了别人好几辈子才能经历的事情,才能沉淀出那么多的爱恋、理想、勇气、矛盾,和面对黑暗与残酷时不认命的顽强。

他像,这一刻墨洛维心里的东西,一定比说出来的要多得多、远得多。

裴缜看过很多书,无数故事。

真真假假,从来没有那么希望一个happyending。

墨洛维说会一直找下去。

他真诚地希望,在两年后的塔林,在熹微的晨光中,历经磨难的恋人能彼此重新拥抱,然后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正想着,墨洛维游击队的队友们回来了,还带了一个人。

钢盔弹药,娴熟地端着枪,制服诱惑帅到不行。

“咦,缜缜~你怎么也在这里,不是让你乖乖待车里的吗!”

……

韩复小时候被老爸逼着学法语,长大被老爸逼着去军事学校当了三年的美国大兵,没想到这些华而不实的技能最后都能在穿越回二战时派上用上。

穿越到轰炸区被盟军游击队发现,很快用流利的语言和娴熟的战斗技巧取得了同志们的信任,直接开启了一整夜实战cs打纳粹鬼子的人生!

他是天亮的时候回到防空洞的。

还没来得及好好睡上一觉,防空洞又被密集轰炸了。

“……韩复!”

“韩小花,韩复!别睡了,给我醒醒!”

韩复从床上醒过来的时候,眼前还是一片明晃晃的血红。耳边几乎还能听见爆炸声和裴缜拼命吼他的声音,整个人刷地坐起来。

“缜缜……你还好吧?”

他先捏了捏裴缜的脸,才想起来低下头,愕然发现身上居然一点伤也没有,整个人也是一脸懵逼:“咦,我还活着吗?”

还活着吗?你还好意思问!

裴缜现在都在后怕。李斯特那天就说韩复可以为了他什么都不要,他虽然相信,却没想到啥都不要到轰炸区直接人肉挡枪子的程度。

当时就一个想法,自己死在这鬼地方不要紧,傻小子要是挂掉了,他得气到给他写一句“韩复:一个该挨揍的男朋友!”

尤其是……他在防空洞外抱着他,第一次感觉他的小青年那么轻,那么虚弱那么安静。他抱着他,像是要把他整个人揉进身体里。

那种感觉完全不能用难过来形容。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如果没有了他,他真的不知道接下来的人生要怎么办才好。裴缜真心觉得,虽然他近来已经开始系统性学习做饭等各种家务了,但这肯定还不够。

墨洛维在防空洞里说,世事变幻莫测,他后悔没有珍惜在一起的那些时光。

裴缜认为很有道理。他以后要再对韩小花好点,好好保护他,做个更称职的男朋友才行。

***

1941年8月,爱沙尼亚首都塔林。

苏德战争全面爆发,塔林被德军全面包围。漫天的炮火中,繁忙的后方医院里,担架又拉过来一个浑身血污的年轻人。

“这是什么人?”俄国的大胡子军医扫了一眼他的身上衣服,“这看起来不是我们的同志!”

送他来的人急着再去外面抢救伤患:“可能是百姓,或者战地记者,总之先救人吧。”

“但是,万一是德国那本的间谍!”

大胡子军医犹豫期间,身后一个沉默寡言的灰眸年轻军医挤上前来,一言不发埋头给伤患紧急处理伤口。一边处理,一边安慰着伤患,“会有点疼,你忍着点。”

“别睡。撑住,跟我说话,你多大了?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

墨洛维其实意识是清醒的,但是满脸血污睁不开眼睛。

他清楚听得到那个熟悉的声音,挣扎着想要发出声音,却也发不出来。

“别睡,不要睡。”那人在耳边轻声说。

陷入黑暗之前,他就有两个简单的想法——伤口好疼啊,腿会不会废了;还有,他应该不是这样就要死掉了吧?

好不容易知道他在这,好不容易找到这里,要是死在这儿就神作了,等他上天非得拉着基督老儿聊聊人生。

还有,这笨蛋尤金,拿掉个独目镜居然就认不出他来了!

看样子居然是真的把他给忘掉了。

呜……

……

军医尤金日常需要照顾四五十床的伤患病人,一个个处理伤口、换药、擦洗,严格意义地从早忙到晚。

所以,昨晚收治某个年轻人都快死了还紧紧抓着他的衣摆不放这件事,他根本没在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