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7 章(1/2)

“又是一年陪跑。

”周行朗皮笑肉不笑地坐在台下鼓掌。

今年的法国建筑学院奖金奖已经出炉了,获奖者是法国人,和他无关。

当然了,他也算想得开,毕竟他才三十岁出头,设计作品已经可以列满半页纸了,能拿到法国建筑学院奖的提名和邀请函,已是很了不起的事迹了,往后还很长,他的事务所受理的项目也很多,或许再过两年,这个金奖他就能拿了。

从颁奖大厅出去,周行朗看见诸多媒体正在采访得奖者,那奖牌闪耀地挂在脖子上,金灿灿的,他真是又丧又酸:“天跃,订机票,我们回国吧。

”“啊?这就回去了啊?不逛一逛么,来一趟机票挺贵呢……”“机票我出钱还是你出钱?你心疼个什么?”况且周行朗觉得,买机票可比路巡的私人飞机划算多了,相较之下头等舱机票这用里程换来的几万块真是毛毛雨。

周天跃看出他心情不佳,忽然想到什么:“我上午联系路总没联系上,我猜他应该在飞机上?”“哦,他在飞机上干什么?他去哪?”两人走出建筑物,八月的欧洲充斥着从世界各地来的游客,天气晴朗无风,太阳高高挂着。

“根据他以往的行为推测,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多半是来巴黎了,不信你现在打个电话试试。

”周天跃说,“没准已经到戴高乐机场了。

”“他来巴黎做什么?恭喜我落榜?”“小朗,之前你要拿奖,路总每回都来了的,你拿奖他高兴,你没拿他安慰你嘛。

”“怎么安慰我?你指望他给我办个野鸡奖吗?别贫嘴,快订机票,我想回家。

”周行朗正好踩到一片口香糖,用力在地上蹭了蹭,十分嫌弃,巴黎大街上怎么全是这种脏东西。

他心情是真不好,晚餐是在一家米其林餐厅吃的,吃的他十分嫌弃,周天跃听他挑剔地吐槽,忍不住说:“弟弟,不要带有色眼镜,我觉得味道还凑合,这家店我提前一个月就订上了,特意请你来吃。

”他还特意订了庆功的白葡萄酒,此时开了放在桌上,无人问津。

周行朗还在为自己没得奖的事感到难过,他已经在心里安慰自己无数遍了,可得失心太重了,他很少面对这样的挫折和失败,垂头丧气地从前菜吃到甜品,“走吧,回酒店吧。

”“酒、酒呢?”“拿上吧,不能浪费。

”周行朗把卡给他,让他去买单,让服务员拿来木塞把这瓶价值数万人民币的白葡萄酒封上了,他一手拿着酒,正准备出去,迎面碰上了一个有些眼熟的白胡子老头,对方正带着太太。

他对老外稍微有些脸盲,每次出国谈项目,总要!要对着照片认了又认。

“bonjour!joey!”那白胡子老头却一眼把他认出来,操着一口带法语味的英语,“今天在会场没来得及跟你打招呼,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了!”“哈哈哈,你好。

”周行朗努力思考他是谁,后面结完账的周天跃及时提醒,“今年建筑学院奖大赛的评委之一,阿尔托。

”周行朗当即把酒塞给天跃,同阿尔托握手,唤他教授。

阿尔托毫不吝啬地夸赞了一串,大意可以理解为:周行朗是这个奖项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提名者之一,非常年轻,前途无量,他非常看好周,不仅如此,大赛的其他评委也很看好他。

周行朗感动地说:“谢谢!”阿尔托:“期待你设计出更多更好的建筑作品!真希望能跟你多聊一会儿,不过我太太已经在等我了。

”他遗憾地摊手。

周行朗马上说:“下次有机会聊。

”他真是被阿尔托夸的飘飘然了,从餐厅出去后,还在跟天跃说:“西方人夸人的方式也太直接了。

他是认真的还是恭维我?”周天跃:“人家是哈佛教授,用得着恭维你吗?”周行朗满意地点头:“你说的对,那教授是夸的没错。

”周天跃眼角抽了一下,听见他裹着夜风的张狂笑声,招手拦了辆出租车。

不过显而易见的,周行朗的心情也好了,他托着下巴望着窗外,坐在车上看巴黎的夜景,倒是很美的,他幽幽地叹气:“没吃饱,米其林好难吃,想回家吃螺蛳粉。

”周天跃秒接一句:“我带了好欢螺。

”周行朗:“?”继而疑惑地回头望他:“你怎么什么都带,我只带了牛肉酱。

”周天跃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就带了一包,等会儿问厨房能不能征用一下,毕竟咱俩订的那个套房要六万块一晚上呢。

”酒店倒是没花钱,因为那是路家的产业。

周天跃寻思借一下厨房应该也很简单,就怕法国人没见过世面,以为他们在煮翔吃。

夜里十点半,两人征用了酒店厨房并留下一位大厨帮忙煮粉,随着料包倒入沸腾的热水,大厨的表情越来越难看。

“上帝啊。

”大厨感叹。

“快快快,差不多了,我不喜欢吃软的,要硬一点才好吃!”他看大厨快晕过去了,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催促周天跃帮忙捞粉。

“要来一点吗?”周行朗问那大厨。

“不了不了。

”大厨拒绝。

周行朗客气地说:“谢谢你的帮忙,我们吃完就会出去了,对了,有筷子吗?”大厨说中餐厅那边有,去帮他们拿。

两人吃饱喝足,周行朗好些天没吃过好东西,把汤都喝光了,幸福地打了一个饱嗝。

周天跃瞥见四周飘来的眼神,有些尴尬:“我猜两个中国人!在厨房煮翔的消息已经传遍整个酒店了。

”“管他呢,”周行朗满不在乎,“丢的又不是我的脸。

”周天跃:“嗯?”周行朗不要太理直气壮:“酒店又不认识我,路巡比较丢脸好吧。

”毕竟他征用厨房,是去找的经理,经理交代下来,说他是新加坡总部的老板。

“卧槽,周、周总。

”周天跃戳了一下。

“啊?”周天跃:“你看那里。

”他指着前面的电梯口,周行朗定睛一看,那穿一身手工定制钴蓝色西服、宽肩长腿身材极品的帅哥,不是路巡是谁?周天跃:“我说的吧?我说他会来的。

真是不容易,日理万机还要抽空来祝贺你。

房间里那瓶白葡萄酒给你们吧?”周行朗问他:“你机票订了吗?”“订了……”“赶紧退了,咱们蹭老板的飞机回家。

”周行朗走近的时候,路巡嗅到他身上不可说的味道,但没说什么,问道:“刚回来?”“嗯……你来巴黎出差?”“路过,接你回家。

”周行朗“哦”了一声,低头嗅了嗅自己身上的味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