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十二(1/2)

凌霄剑宗,真武殿内。

纪承岳一个人坐在蒲团上,看着眼前这两盏魂灯叹气。

这魂灯每名宗门弟子都有,上附一缕神识,如若灯灭,那就是遭遇了不测。

自大半年前,东海之变后,他就时常抱着这两名弟子的魂灯叹气。

无烬视界那是怎样险恶的地方,千万年来从来是有来无回,唯二两个出来的,一个成了高高在上的天神,一个成了穷凶极恶的魔头。

当时在场那么多修士,结果偏偏就只把他的两个弟子卷走了。纪承岳也不知道到底是他倒霉还是他那两个弟子倒霉。

但应该也还没倒霉到家,因为这两盏魂灯至今未熄,一开始黯淡过一阵子,后来就恢复了正常,代表着生命力的火苗熊熊燃烧,看起来比愁眉不展的纪承岳还健壮。

方阳和曹子睿没有死,但也就仅仅是没有死而已。纪承岳又叹了口气,他觉得凭这两人自己出来的可能性很小,即便出来,也都不知道是多少年以后了。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毕竟那位战神应该也在里边,说不定应龙能够再次离开无烬视界,顺手将他那两个弟子带上,再顺手把他们送回来就好了。

纪承岳做着自欺欺人的美梦,可睁开眼时面前只有两盏孤零零的魂灯,只得摇了摇头,再次长叹一声。

可他这口气还没叹到底,真武殿却突然嘈杂了起来。纪承岳抖了抖袖袍,有些不悦的想,大清早就如此喧哗,成何体统。

他正待出去训斥这些毛躁的弟子,就见真武殿的左侧大门被人用力的推开,来人叫了一声“师父”,然后快步跑到了他面前。

将要出口的训斥硬生生被卡主,纪承岳愣愣的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少年。

熟悉是因为对方是曹子睿,他心心念念了大半年的徒弟。陌生是因为大半年不见,曹子睿的身形又抽长了一点,已经快跟纪承岳一般高了。

但即便对方已经跑到了纪承岳眼前,纪承岳面上还是未露任何喜悦,反而有些狐疑。

他是不是不小心着了什么道,陷入了幻境之中?

不应该啊,东海一事后,众人对凌霄剑宗虽然也多有微词,但却也没胆子再过来找事。

毕竟谁知道凌云到底死没死,万一再爬回来复仇...凌云那半张恶鬼脸,光是想想都叫人不寒而栗了!

还是让凌霄剑宗自生自灭吧,他们永远不要再来往了!

这是大部分人的想法。所以纪承岳这半年过的很清闲,不要说是问罪复仇,就连公开指责都没有。

但如果不是有人对他下幻术,他怎么会见到曹子睿呢?这实在不应该啊!

纪承岳正在怀疑的时候,突兀的又听到了一声“掌门!”

真武殿的右侧大门也被人用力的推开,方阳没有像曹子睿那样直接跑到纪承岳面前,只在三步远的地方站定,行了个礼:“弟子方阳,回来了!”

方阳跟曹子睿一样,身形同样抽长了不少,十分符合这半年未见的设定。

纪承岳神情呆呆的,觉得这个幻术有点真实的过分。

但紧接着,他听到了殿外的窃窃私语声,真武殿门口聚了不少人,正探头看着里边的两人,小声讨论着什么。

东海的事不是秘密,曹子睿和方阳两人的不幸遭遇也不是秘密,所以对于他们突然回来一事,众人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好奇。

当然,也有新入门的弟子不太清楚这两位师兄是什么来头,回个门派而已,怎么引起那么大的动静?

哪里有八卦,哪里就有张执事,他永远奔跑在打听和传播八卦的第一线。此刻他也躲在真武殿门口,听到那些新弟子的疑问,当下捋着胡子讲了起来。

他声情并茂的叙事能力引起人群惊呼阵阵。

“无烬视界?!”

“战神应龙?!”

“通天之木?!”

新弟子们听着这一个个新奇的名词,听的十分入神。

而纪承岳听着这些惊呼,也终于醒过神来。

他看看左右,曹子睿和方阳都站在他面前,活生生的站着。

不是梦。

他突然一把揽过两人的肩膀,连声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曹子睿和方阳的神情也有些激动,天上地下走着一遭,再看到熟悉的师门,和外边这些或熟悉或陌生的同门,难免有些别样的感触。

在双方都缓和了一下情绪之后,纪承岳挥手将殿外那些凑热闹的弟子都赶走了,然后关紧殿门,向两人细细询问着这半年的经历。

主要由曹子睿来讲,曹子睿讲的很快,无烬视界内的幻境他答应过封烨不要透露,所以他只是讲了建木一事的前因后果,他们是如何离开的无烬视界,以及凌云魂魄的事。

纪承岳将那块承载着凌云残魂的玉石要了过来,听到曹子睿所说的这块玉石需要一直用灵力温养后,当即道:“便由我来输送灵力吧,你不用管了!”

“师父!可你在东海也...”受了不轻的伤。

虽然重逢没多久,但曹子睿却也看得出纪承岳伤势未愈,所以他想要仍然由自己来。

可纪承岳压根不听他说,已经我行我素的下了决定:“你师伯不算个好人,并且从未教导过你什么,反而不顾你的安危,以薛仁为棋子逼我拿出建木。于情于理,你都不必管他。”

“但我是他师弟,我必须管他,这件事只能由我来做。”纪承岳将玉石收进了袖袍,完全不给曹子睿拒绝的机会。

曹子睿还想再说,纪承岳却已经问起了另一个问题:“对了,你们是怎么回来的?那位...战神呢?”

“就是他送我们回来的啊!刚才还在门外呢!”方阳不假思索的答道。

应龙在门外?!纪承岳被惊的一下从蒲团上站了起来,惊慌的打开真武殿的殿门,将脑袋探出去张望。

空空的,那群八卦的弟子被赶走后,真武殿门口就没人了。

不等纪承岳疑惑的扭头,方阳就连忙道:“是山门外啊!师兄说他的身份太敏感,就不在人前现身了,所以就送我们到山门口了。”

应龙曾在凌霄剑宗当了不知道多久的初级弟子这件事,仍然是个秘密,众人只知当日在东海只身迎战凌云的封烨应该是天界的人,却不知道就是应龙本尊。

只有纪承岳猜到了他的身份,不过纪承岳也没有对外人说,甚至本门弟子都不知道。

但是封烨那副人类的躯壳也毁了,他现在是自己的本貌,只要一亮相,甭管之前知不知道,看到那张脸,众人肯定都会倒吸着凉气说出他的名号。

所以封烨力求低调,和郝沉一起远远的站在山门外看着方阳和曹子睿回到门派,就不再往前走了。

纪承岳听完解释,内心的惊吓缓解了些许,随即有些犹豫,要不要去见一见封烨。

在封烨第一次以真身在凌霄剑宗现身时,纪承岳曾经那样质问对方,可现在一切真相大白后,才发现这件事如果说谁有错,那必然也不会是封烨。

他斩建木是无奈,也是无可推辞的职责。

不斩,生灵涂炭。斩,生灵也涂炭。

但总归会比前者伤亡小许多。如果将这个抉择摆到纪承岳面前,纪承岳觉得自己大概会因为优柔寡断而错失时机,导致祸满人间。

他没有应龙当断则断的魄力,也没有承担斩建木带来的骂名和误解的勇气。

他应该去向对方道歉的。纪承岳在犹豫了半晌后心想。即便不道歉,也应该道谢,感谢对方特地将他的这两个弟子送了回来。

可他终于做出决定之后,方阳却在旁边无奈的说了一句:“掌门,你拖了那么久,师兄他们应该早就走啦!”

纪承岳:“......”优柔寡断的毛病他大概真的改不掉了。

其实封烨并没有走,他不光没走,还和郝沉偷偷潜入了凌霄剑宗。

两人走的熟门熟路,毕竟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鬼鬼祟祟的放着大路不走,反而专挑无人的小径上山了。

起因是郝沉重回故地时突发奇想,想起了一个问题:“你说,无烬视界的幻象是现实之中怨憎的投影,你在西羌中所经历也必然都是真的。但是历史上真正的西羌却是没有你这个人的,他们拥有鬼面祭司和那八大鬼将,这样凡人莫及的武力,最后到底是怎么灭国的?”

封烨沉吟了一阵,说不出答案。

但是他知道答案在哪。

“去藏书阁。”封烨决定道。

凌霄剑宗的藏书阁里面的卷宗网罗天下,不光有修行的心法,人间的历史也有收录,想要知道西羌灭国的真相,去那里指定能找到。

于是他们两个哪个拎出来都是名号响当当的大神偷偷摸摸的溜进了藏书阁,在里面翻找了一阵后,可算找到了记载这个千年古国的卷宗。

两人一手捏着一边,细细的端详起来。27KK小说

西羌的鬼将所向披靡、凡人莫及不假,但西羌皇城的奴隶们却跟封烨在幻境里所看见的不太一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