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诺亚方舟(四十六)(1/2)

齐乐人最终还是走了。

窗外的泡泡如同暴雨一样飞来,撞在玻璃窗上,催促着齐乐人去赴一场无声的秘密约定。

齐乐人找到了兰斯,拜托他代为照顾宁舟,只身前往隐修会。

隐修会前的一线天峡谷,月亮正悬在两侧山峰的中央,宛如一只在云间俯瞰人间的眼睛。

这种被注视着的感觉……

齐乐人也看向月亮,他感觉不到恶意,甚至感觉不到这种“注视”之中的情绪,它就只是平静地照耀着人间,无论人间生离死别。

齐乐人无端地想到了一个词,神性的凝视。

继续朝前走,再一次来到隐修会的高塔中,厚重的铁门是敞开着的,似乎在欢迎他这位意料之中的客人。

齐乐人沿着台阶拾级而上,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通向塔顶的大门。

一路上他设想过许多可能,也许他会再度见到那条漂浮于空中的巨大金鱼,也许他会见到先知用活泼的语气跟他打招呼,甚至也许只是看到极夜中茫茫的夜空与寥寥的星辰。

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看到的是一个让他心跳骤停的背影——

幽绿的极光下,一个身穿魔法师长袍的男人站在塔顶,眺望着远方的月亮。

只是一个背影,但是刻入骨髓的仇恨让齐乐人咬牙切齿地叫出了他的名字:“苏和,你来这里做什么?”

扑哧一声,那个优雅的背影发出了一声过分活泼的笑声。

“我的COS水平不错吧,吓到你了吗?”那个人随意拨弄了两下头发,笑嘻嘻地问道。

伴随着这句话,那个人的身高也缩水了一截,露出一张熟悉的脸。

齐乐人呆若木鸡:“先知?”

先知眨了眨眼:“正是在下。”

尴尬的沉默在寒风凛凛的高塔上蔓延,齐乐人死死地盯着他看,激动、困惑、怀疑……各种情绪在他的脑海中来回厮杀,让他许久说不出话来。

“不是吧,说点什么吧,就算是批评这个‘特别惊喜’也行,你什么都不说,让我很尴尬哦。”先知那张充满了神性气息的脸,却说着放飞自我的发言。

完全是先知的风格,但是,齐乐人还需要一点证明。

齐乐人:“两个问题。第一,当初你给过我一个道具,那个道具叫什么,它的介绍词是什么。”

先知呆住:“我记性不太好,要不这题过了吧?”

齐乐人眯了眯眼睛:“太可疑了,我告辞了。”

先知无奈:“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哎,捏道具的时候很开心,非要背诵一遍还挺羞耻的……那个道具叫先知之心,尊贵伟大的先知大人徒手捏出来的神级道具,能让人体会到变身鸟人的快感。持有者可以召唤大天使降临,附身在自己身上进行战斗,持续3分钟,冷却时间24小时。”

这下齐乐人心中已经信了七八分,他看着先知:“还有一个问题,你的真名。”

这是只属于齐乐人和先知的秘密,是一个只有他们两人知道的密码。

在龙蚁女王的继承仪式中,他意外地在世界意志的回忆中遇见了二十五年前的先知,得知了他的名字。他将这个珍贵的名字告诉了在本源侵蚀中遗忘了自己姓名的先知。

这是苏和也不知道的秘密,因为在他以“苏瑜”的身份来到先知身边时,先知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姓名。

先知绽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郑南星。”

于是,齐乐人也笑了:“好,现在我相信你了。”

随着这句话落下,先知一副“得救了”的表情,他坦然地就地一坐,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来坐,我们聊聊,抓紧时间。”

齐乐人注意到他并不是实体,而是先前玛利亚出现时的那种灵体,这不禁让他感伤。

他在先知的身边坐下,两人坐在高塔的塔顶,身后是极光与星辰,脚下是广袤无垠的冰原,世界是如此寒冷,但齐乐人的心头却是火热的。

“你果真没有死。”齐乐人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先知。

“死了,但没完全死。”先知回给他一个调皮的笑容,就好像齐乐人第一次在地下冰宫见到他时那样,“必要的时候,也可以诈尸一下,上次不是送了你一个【真爱之吻】吗?我看你拐骗十八岁小朋友的初吻,熟练得很啊。”

齐乐人哭笑不得:“这个副本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你所见。融入本源之后我才能看到很多本来看不到的东西,这是上一个纪元的历史,我从那家伙……”先知伸手指了指天上,露出了一个“你懂的”表情,“扒拉出了这段记忆,让你了解一下那家伙的来历。”

齐乐人浑身一凛:“金鱼和太古世界有什么关系?!”

先知笑得一脸开心:“你太菜了,和梅菲斯特死磕了两个周目,到现在还没扒出金鱼的真身。要我给你一点提示吗?”

齐乐人只犹豫了一秒钟,就果断丢掉了面子:“要!”

先知神秘地笑着,说出了那个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名字:“余烬。太古世界最后诞生的领域主,持有扩张本源的永无乡之主。”

齐乐人:!!!

先知:“要再给你一点提示吗?他的身上有一个奇怪的纹身,如果你亲眼见到他,你就会知道,那个纹身是一条游动在他皮肤上的金鱼。”

齐乐人没忍住卧槽了一声,他这才想起维特提及过那个特殊的纹身,但当时他根本想不到那个纹身是条金鱼!

再仔细一想,余烬这个名字本身就很奇怪了,很其他所有领域主的画风都不一样,倒过来这他妈不就是金鱼吗?齐乐人捂住了脸,为自己前两个周目里漏过的细节懊恼。

“这个余烬,到底是什么来头?”既然都已经开口了,齐乐人干脆刨根问底。

“余烬不过是金鱼的傀儡罢了,他皮肤上的那条金鱼才是重点,别忘了我说的话,它是活的。”先知提醒道。

齐乐人:“那条金鱼也是从太古世界的深渊里诞生的吗,就像其他领域主那样?”

先知脸上神秘的笑容加深了:“不,祂是一个外乡人。”

齐乐人的表情却凝滞了:“你的意思是说,祂是个玩家?”

“说玩家并不准确,但祂确实来自域外的世界。”先知说道。

“和我们一样的现实世界?”

“不,是一个更小的、依附于现实世界的小世界。在那里,祂的扩张本源到达了极限,不得不寻找新的地盘。太古世界的深渊中有一道缝隙,祂就是从那里入侵了太古世界,附身在了一个正在深渊历练的人类身上,那个人后来就叫余烬。”

“从一开始,真正的阴谋家就是余烬……不,是他身上那条金鱼,而不是梅菲斯特?”

先知哈哈大笑:“你觉得梅菲斯特有那个本事吗?”

齐乐人:“……”

他竟然被说服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