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番外·青丘国主的灾难(1/3)

番外·青丘国主的灾难

晏归在解决掉聂深和怨气的破事之后,从儿子那里得知了老婆让他尽快回去的消息,他一点也没怀疑,拍拍屁股毫不犹豫的就走了。

晏归想过一万种自家媳妇儿迎接他回归的方式,不论是哪一种都让他感觉十分兴奋。

温婉可人的模样也好,贤淑规正的模样也好,**多情的模样也好,晏归都觉得他可以。

青丘国的国主从通道里走出来,屁颠屁颠的奔向了自家国都,一路畅通无阻的奔向了宫中大殿。

青丘国的王后懒洋洋的斜倚在属于她丈夫的王位上,没有任何一个妖怪有勇气说上一句不妥,全都规规矩矩的汇报完事情就火速撤离。

晏归去中原照料大侄子和帝屋那个拖油瓶这么些天回来,一个眼神都没给自家左膀右臂的下属,撒着欢直奔着王座就去了。

王后一抬眼,媚眼如丝的朝她的丈夫招了招手。

晏归被这一眼看得浑身骨头都酥了,蹭过去刚喊了一句媳妇儿,他媳妇儿就一手挑起了他的下巴,另一只手一挥,便在桌子上整整齐齐的码放了一整个桌面的照片。

全都是各式各样的毛绒绒。

晏归看着根本不该出现在大荒里的照片,懵了两秒,脑子里飞速闪过一系列可能的罪魁祸首,最终十分明确的把锅扣给了自家儿子。

帝屋没这么无聊,出了晏玄景谁还能干得出这种缺德事!

王后托着晏归下巴的纤纤玉手晃了晃,从桌上拿起了一张照片,在晏归眼前晃了晃,轻声说道:“乖一点?亲、爱、的。”

晏归委委屈屈的变成了一只美短,跳到自家媳妇儿腿上,缩成个球,不动了。

在大殿里的妖怪看着他们的国主这么一副没出息的样子,长长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该干什么干什么,习以为常的模样。

晏玄景跟林木在大荒的昼夜第二次开始循环的时候紧随而来。

林木紧张的拎着纱袋,跟在晏玄景身边踏入了青丘国的国都——这里的等级远比他想象中的要森严许多,晏玄景一出现,几乎所有的妖怪都让开了道,没有一个敢留在少国主要走过的路的前方。

甚至于他们也不敢抬起头来,连一点对少国主身边那个半妖的好奇也不敢有。

林木有些不太适应的抿了抿唇,晏玄景偏头看了一眼他,轻轻挠了挠他的掌心,而后握紧了林木的手,加快了步伐。

“很不习惯?”晏玄景问。

林木点了点头:“嗯。”

晏玄景想了想,说道:“那以后就不在他们面前走。”

少国主带着自家的小帝休在国都大街上溜达一圈,除了宣誓主权之外,本身也没有别的目的。

林木不喜欢,那以后就直接从天上飞——直到林木慢慢习惯了这样的境况为止。

总要习惯的,这种不平等的关系。

也许以后会改变,但在这几百年内要有变化,很难。

时间过去,林木总是会习惯的。

这种阶级差异也好,实力差异也好,大荒的生存观念也好,早晚都得适应。

“下次我们从天上飞。”晏玄景说道。

林木闻言,瞅了晏玄景一眼,忍不住抿着唇笑起来,露出了嘴角两个小梨涡,他点点头,应道:“好。”

眼看着宫殿近在眼前,林木低头看了看纱袋,想到里边的东西,犹疑不定的问道:“你母亲……真的会喜欢这个吗?”

晏玄景一点迟疑都没有的点了点头:“会。”

林木还是觉得有点不ok,不过想到后来自己多添置的一些东西,又觉得应该还行。

晏玄景表示过并不需要在意人类那些俗礼,但林木觉得总不能因为人家不讲究这些,他就不做周全的礼数。

这不应该的。

所以他跟晏玄景最终琢磨来琢磨去,买了一纱袋的礼品,虽然林木很怀疑人家会不会喜欢这个,但晏玄景这么斩钉截铁的确定了,林木还是听话的买了不少。

当然,为了以防万一,他也按照自己的想法挑选了不少东西,免得晏玄景的看法不太对,搞得不愉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