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反正他们也要离了(1/1)

姜郁嫌恶地甩开,语气不怎么好:“你要说什么就直接说,别动手动脚行吗?”

陈弃沉默片刻,才说:“明天别去店里了,去一趟疗养院。”

“不用你提醒我。”

丢下一句没什么语气的话,姜郁自顾自去了卧室。

她洗完澡,吹干头发,也懒得再做面膜护肤,直接关了灯躺床上睡觉。

半梦半醒间,卧室门被推开,紧接着大床另一侧塌陷下去。

陈弃把睡着的女人搂进怀里,还没抱几秒她就蹙着眉把他推开。

怀里一空,仿佛连带着心里某处都一起空了。

用了十几分钟,他都没把心里那点儿烦躁和不安压下去,等身侧传来规律的呼吸声后,他又小心翼翼地凑过身去。

这次他只是把手臂搭在姜郁腰间,虚抱着她的身体。

翌日。

姜郁早上七点起的床,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她也不知道陈弃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洗漱完毕后,她从冰箱里取出之前就准备好的腌萝卜装在手提袋里,打车去了疗养院。

这几个月,姜郁经常会来这里,疗养院的护工都认识她,见她来了,就直接带着她去了宋融的病房。

“宋阿姨这两周状态不错,刚才我陪她在外面晒了会儿太阳,她还和我念叨着最近怎么没见你来。”

姜郁温和地笑了笑,把给宋融带来的东西都交给护工:“麻烦你们了。”

宋融坐在轮椅上,听见开门的声音,转头看向她,过了好几秒,呆呆地笑起来:“儿媳妇来了,真好……小郁来看我了……”

姜郁走过去在她面前蹲下来:“伯母,我来了。”

宋融缓缓抬头看向门口,脸上露出几分疑惑,姜郁见状,慢慢道:“陈弃他今天有事来不了了,过几天他就会来看您了。”

“有事,忙……”

姜郁点点头,握着宋融的手:“嗯,您不是想穿新衣服吗?他忙着挣钱,挣了钱就能给您买很多很多新衣服了。”

宋融听懂后痴痴笑起来,给姜郁展示她身上穿着的新衣服。

宋融是陈弃的生母。

这件事,是姜郁找陈弃提出结婚的第二天,陈弃告诉她的。

他带着她来了这里,见了宋融后,问她还想不想和他结婚。

那时姜郁才知道,陈弃不是被故意丢在喜帖街上的,是因为宋融患有精神疾病,路过喜帖街时不小心把他弄丢了。

后来陈弃找到她,就把人送来这里治疗。

自那之后,姜郁就经常来疗养院,有时是来送一些生活用品,有时是来陪宋融说说话。

宋融腿不好,不过也没人知道她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姜郁曾经问过陈弃,可以帮他调查这件事,但被他拒绝了,说已经过去的事情没必要再揪着不放,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宋融一定是遭受了非常严重的打击才会变成这样。

她总是会抓着别人,魔怔似的重复一句话:“你一定要小心许方平!他是坏人!他会杀人!”

姜郁被宋融叫回神。

“儿子说……你们结婚,结婚……”

姜郁微一怔神,想想反正他们也要离了,不想宋融失望,于是便扬唇笑着说:“那是他和您开玩笑的,不过您放心,以后我还是会来看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