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乘风扶摇 第一百七十三章 同娶即可(1/2)

安山河恳求的说道:“山河想与柳莺携手到老,不想娶那位长狄国的公主,还请仙师成全!”

张牧让安山河娶步遥,其实只是想为他找一位修士,以便今后能有人维护他的安全,一开始也没有想到步遥竟是长狄国的公主。

两位公主同嫁一人,这在普通人眼中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安山河只选其中一人倒也正常。

并且,安山河没有觊觎步遥修士加公主的身份,而是选择了普通人的柳莺,这种质朴的品德让他十分欣慰。

于是说道:“何必留一舍一,同娶即可!”

“这?这怎么行?”安山河说道。

“我说行就行!”张牧轻轻一笑,走到窗边,继续说道:“明日便是正式的斗诗大会,只要获得头魁,迎娶两国公主之事,自然是轻而易举!”

“仙师,山河才疏学浅,恐难达到仙师的期许。”张牧面露惭色的说道。

“有我相助,自是一点不难。”张牧自信说完,身形消失在了房间当中。

安山河呆呆的望着张牧消失的地方,过了一会儿,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大礼,满怀期待的吹烛睡去。

毕竟,头魁之名,再加两国公主,此等美事让他不由得不期待!

鸡鸣报晓,晨光洒落。

丰谷城外,斗诗大会开启了最终的比试。

数万人围观的广场上,长狄国这边,有近三十人挺进了这一轮,而北顺国这边,则是只有寥寥的七人。

两国文气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一声铜锣响后,礼乐司仪讲起了规则。

本场比试,为了让两国众才子能更公平的一较高下,每个人都需要依照相同的题目及要求,现场作诗三首。

第一首,以雪为题,写一首咏雪的佳作,要求诗中最多出现一个雪字,并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完成。

场上众人听完此题后,有些才思敏捷的,当即挥笔写了起来,有些则是低头陷入了凝思,有些则是露出了一脸苦相。

安山河默念了几遍题目,心中没有一点头绪,只能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到了张牧身上。

场下。

姒若水看安山河迟迟没有动笔,传音道:“师弟,可有想好怎么帮他作一首出来?”

“一首?看不起谁呢?”张牧挑眉传音道。

姒若水白了张牧一眼,说道:“口气不小,你还能一口气作出好几首呀?”

“那是当然,随随便便也得有个七八十来首吧。”张牧夸口的传音道。

姒若水不信的传音道:“真会吹牛,我看你连一首都作不出!”

张牧一笑,也不争辩,轻咳一声,传音道。

“北风卷地白草折,顺天十月即飞雪。”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姒若水美目一亮,心中重复道“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默默品读了几遍,感叹真是个巧夺天工的绝妙比喻。

不过,她并不信这是张牧写的,传音问道:“师弟,这不是你的佳作吧?”

“当然。”张牧顿了顿声,传音道:“不是!”

“呵。”姒若水哼笑一声,说道:“就知道是你抄的!”

张牧讪讪一笑,传音道:“师姐,还请把这首诗,传到安山河的耳边。”

张牧之所以这样做,是由于观礼台上有几名聚灵修士,害怕他的传音被几人给截取到。

姒若水弹出一点无形灵光,把此诗送到安山河耳中,而后向张牧传音道:“师弟,你这诗是抄的,万一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不会。”张牧果断的传音道。

“哦。”姒若水淡淡应了一声,不再说话。

场上。

随着铜锣响起,众人纷纷停笔。

大多数人拿着自己的佳作,眼中都是自信满满,认为此局必胜无疑;一小部分则是暗道可惜,认为并没有达到自己的最佳状态;还有几人则是一脸失落,未能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写出完整诗句。

除了这些人外,长狄国这边则是有几人眼中闪烁,眼角不停的瞄向安山河。

安山河此时心中忐忑不已,毕竟此诗并不是他写的,而是张牧给他的,是以,没有察觉到那几人偷瞄他的目光。

二十名裁判把众人的诗作,一一评判一番后,不出意外,安山河获得了本轮的头名。

待礼乐司仪把众人的诗作一一宣读,场上与场下的众人,都对此结果没有任何异议。

正当要正式宣布这个结果时,长狄国一名名为齐斌的才子,大声喊道:“请等一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