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 4(1/2)

逐渐地从女人那样的呻唤中感觉到了兴奋,我手指的插松抠弄也逐渐地不再是好奇的玩弄,而是兴奋地“干”{从娘上次给我写在背上的字我这样理解了“干”的意思}

“啊狗儿。。。啊。。。嗯。。。。。”娘分开的两腿似乎僵直了。“狗儿你好会弄啊狗儿。。”娘喘息着轻声地叫。

娘忽然手伸了下去,握住了我稚嫩但已涨硬起来的鸡鸡。娘的手急速的握着那肉棒上下的捋。

“狗儿。。。。干娘吧狗儿。。娘受不了了。”娘边用手套着我鸡鸡边喘息着急促地说。

我在娘的喘息声中一时不明白娘的意思。

“来。。。。”娘喘息着在被子中仰面躺过去,然后我感觉娘的两腿在被子中向上方分开抬起,被子被顶老高。

“趴娘身上来。”娘说。

我兴奋中带着好奇依言挪过身子从正面趴在娘身上。

我的脸到了娘脸上方,娘的高抬的两腿在我头两边分开,而我涨硬的鸡鸡就顶在了娘两腿间。

我两手撑着床,在我身下的娘的脸就是在黑夜中也能看到如火般红。

鸡鸡顶在娘跨间,龟头感觉到了那些毛丛的存在。

娘的手从边上伸过去,捏住了那个肉棒棒。

肉棒棒被娘在她那里引导着。

“嗯。。”娘的呼吸声,我的龟头感觉到了一处粘滑。

“插吧。”娘说。

我不自觉地向下面那处捣了进去。

“啊!”娘失声的唤了一声,龟头连带整根肉棒一下全插入了进去!插入了一个温湿粘滑的所在!

“天!”娘轻声地叫。

我的身子伏在娘丰满的身上,体验着从被紧包着我鸡鸡那里传来的那种说不出的快感。

良久,娘的身子终于动了,娘在下面咬着嘴唇,“傻小子”娘说,她想说话却又忍住,一只手放在了我屁股上,然后拍了拍。

我不知道她的意思也可以说完全没注意到,只是沉浸在那难言的快感中。这快感比我上次“干”娘我屁股缝不知强烈了多少倍!

娘急促的喘息着,“狗儿,你动动。。。。”娘喘着艰难的说。

听到了娘这句话的我完全是迷迷糊糊的将那鸡鸡在娘那里面动起来,刚开始还说不上抽插,而只是不自觉地抽出来一点点然后不自觉地再插进去。龟头摩擦着娘里面的肉壁,象电流一样传来我酥麻的快感让我如上九天云宵!

接着尝到了甜头的我不用娘再说就调整好了抽插的深度与频率,只顾将那鸡鸡在娘那神秘的肉洞中抽送起来!

娘咬上了嘴唇,闭上了眼,就那样高抬着腿任我插着,但在我那样插不久娘就松开了紧咬的嘴。

“嗯。。。。嗯。。。”我再次听到了娘的呻喘。

我象在做伏卧撑,新奇的兴奋中一个劲儿的猛插。

“嗯。。。啊。。啊。。。。嗯。。。。”娘的嘴唇启动着,梦呓似的呻吟着。

我被娘那声音感染的更加兴奋,我对女人的第一次竟然在忘记一切中象个机器人那样重复着动作。

“啊。。。。啊呀。。。。嗯。。。。天。。。。啊。。。。”娘被我肏的高抬的腿僵直了。随之而来的是娘呻吟声越来越大。

我感觉那肉洞里面的水儿越来越多,鸡鸡抽起来毫不费力,插的飞快,要知道我在学校体育课上做伏卧撑可是一百分。

“啊。。啊啊。。。嗯。。。啊。。啊呀。。。。”娘被我肏得啊啊不停。

兴奋中我被娘的声音刺激得忽然打了一个寒颤,那急急而来的象过去一样的尿尿般的感觉又来了,而且难以控制,我颤栗着趴在了娘身上,鸡鸡在肉洞中插到了最深处,我“尿”了,和平时尿尿不同,这次好像是一股一股的喷射而出,那“尿”射进了娘那洞里面。。。。。

在我“尿”的时候娘没有动,似乎也身子僵直。等我射完全身软软地趴在了娘身上,娘才呼出了一口气。

准确地说我和娘的这第一次我做的时间不长,但对于我这样的男孩这已经算差不多了。当然,那时的我还完全不懂这些,”尿“完以后只是感觉有一点累,就那样趴在娘身上不想动的样子。

娘抚着我的头,很久也没有说话。

我终于在娘身边躺下来,娘仍摸着我的头。

“娘。”我说。

“嗯。”娘慵懒的声音。

我想着,“娘,我们刚才是干啥呢?”

“你说呢?”娘的脸在黑夜中带着笑。

“娘我们刚才是肏屄吧?”我说。

“小坏蛋!”娘的手刮着我的鼻子“你说呢?”

“是。”我肯定着,“我知道的”我说。

娘没有说话,娘和我脸对着脸,娘咬着嘴唇,做为一个生活在东北农村里的娘这样少有的娇羞的表情竟然让只有十来岁的我看得发了呆。

“除了你爹,娘只让你。。。。肏过。。。”娘的脸又再现了那种晕红。

我搂住了娘,我听见了娘的心跳。

“让娘再看看”娘说,手在下面摸索着又握住了我的鸡鸡。我已经软做一团的鸡鸡感觉到了娘手心的温软。

娘不说话,就那样轻轻捋着。

我的手握住了娘的奶子。说实在的我这样年龄的男孩对女人的奶子兴趣不大,我这样摸也是随意的。

娘的手继续动。

鸡鸡慢慢地在娘手里再次硬起来。

我又听到了娘的喘息,“小坏蛋”娘喃喃着。

我的身体再次燥热,“躺着别动”娘轻轻在我耳边说,然后娘的身子在被子里滑下去,来到了我的脚边。我感觉到娘伏在我的脚边。然后,感觉到鸡鸡再次被娘的手脱起。接着,感觉自己鸡鸡的前端龟头处开始酥麻起来,如电流一样。

“娘”难言的快感中我叫着。

娘没说话,然后我感觉鸡鸡忽然进入了一个温滑湿润的所在,那种感觉让我身子象一片树叶般漂起来。紧接着,鸡鸡好像被那所在吞吐着。

我从没体验过这样的享受,身子再次到了云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