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 11(1/3)

这段时间里我有较多时间仔细的观察表姐的长像,

因为学校还在放假,娘她处理完我姨的后事后,又回到父亲工作的地方陪他,所以家里吃喝拉撒还是一如昔日那般,由大姐全权打理照料,白天各有学校课业什事忙着,且按着不表,夜里她三个表姐妹们则同挤一间,也不理会我的抗议让我独睡一间,就算我耍赖一个人夜里害怕,也仅仅换来她们的讪笑,就是不让我加入。

我一个人孤单的忍耐了数日,事情总算有所转变,也不记得谁说过「那个少女不怀春」这句话,现在想来还真是洞悟得透彻,二姐既已曾经男女间的情事,个性又热情奔放,首先耐不住那漫漫长夜,一日夜里二姐一个人下得炕来,偷偷溜到我的房间里,轻叫着:狗子!狗子!你在睡吗?

我这时心里可乐了,但是仍故意装睡不理,她唤了数声见我仍在昏睡,也顾不得那少女的颜面,一个人先脱去衣服独自爬上炕来,也不再叫唤我,一手慢慢伸向我的小鸡鸡,一手兀自在自己身上抚摸,一面难敌男女情欲,一面又畏惧被人发现,似已无法承受般不住喘息,面孔则涨得通红,我则继续装睡瞇眼偷瞰,不觉是一大乐事。

后来她张开那撄桃小口尝试将我那大肉棒含入,只是她苯拙又粗鲁的用牙齿触碰它,好不疼痛!我这时吃疼不敢再装睡下去,就佯装刚睡醒般小声喊道:救命!我被强奸了!

二姐虽大方,这时也脸红的笑骂道:死相!我瞧你是早醒了,却来装睡哄我,我这时还故意取笑她是否半夜肚子饿,却来啃我这大香肠,惹得她羞红脸在我的大肉棒上轻咬一口,我则夸张的喊道:疼死了!疼死了!

咬断了,你得守活寡!惹得她又娇嗤不已。

随后我就教导她像我娘待我那般,反覆将我那肉棒轻轻含入再吐出,舌尖并轻舔那马眼,二姐最后捉到窍门并适应我那大肉棒后,将它深深的吞至喉道中,好不舒服!

最后惹得我性发,双手抓住她的头,一次比一次深且大力的将肉棒狠肏入二姐的嘴中,直肏得二姐两眼翻白,不住的乾呕,却激起我的凌虐心,益发大力的猛肏,口里并骂道:我肏死你!我肏穿你这骚穴!我肏死你这浪蹄子!

后来二姐讨饶道:狗子!二姐第二天会没法子吃东西!

这时我将她的身子倒转,仍叫她含着我的大肉棒,我则双手拨开她那两扇小门,舌头伸入窒口不住舔弄,惹得她娇啼不已,淫水也不断的流出,这时我的双手也没闲着,时轻时重的在她的双峰挑弄,一会将她那小乳头含在嘴里不断吸舔,时而又轻轻用牙齿轻咬,博得她咬牙又晃脑呻吟不绝!

我那舌头再进一步下滑,不经意的触碰她的屁眼,又惹得她的身子不住打颤,可见她那儿甚为敏感,只是固有观念的束缚,让她强行压抑着,但她打颤的身子及呻吟中,却不经意的透露出来。

最后我也不再顾忌将舌头对准她的屁眼不住舔弄,二姐的身子则大力扭动,并叫道:那脏的!你怎么将嘴儿放在那儿也不嫌脏!

我除一面执意将舌头及手指深深探入,一面在她耳边轻柔的说:二姐,你全身不论那儿都是香的!

二姐更是媚眼如丝娇声道:瞧你邪门的!净学姨夫那恶人的邪门事儿!

最后她不禁我的挑弄,全身有如抽筋一般紧绷泄了出来,她那指甲也深深的刺入我的背心而不自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