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叛乱起(1/3)

莫名摇了摇头,打断一切思绪与惆怅。算了算时间,已所剩无几,炼制丹药的时间,已经不足,所幸药材、器具、场所,已经完备,丹药之事,可留待明日。

门开了,莫名飞身而去,至于床榻上的结巴公主,他现在自顾不暇,是死是活,又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太师府内,一片哀声。

悄然潜回的莫名推开窗子,跃进屋内,随后盘坐在床榻上,运转功法,恢复灵气。

鲤鱼阁内,满头华发的赵老太师独坐于书案前,黯然神伤,浑浊的老眼中凝出一滴泪,他却舍不得抹去。

“父亲。”老太师的独子赵仁捧着饭菜在阁外呜咽着呼唤。

“父亲,您已两天滴米未进,春儿他已无故身亡,您再,”赵仁说到此处,却也是哀叹着再也说不出话了。

赵太师起身,默默地走向了墙壁上挂着的一卷卷轴。

他小心翼翼的用衣角擦拭了卷轴,随后端着卷轴轻轻地放在书案上,慢慢扯开黄绫后,缓缓铺开。

这是一幅画,一幅由于岁月的积淀,有些陈旧的泛黄的画卷。

画中,是一位少女。

海棠花开,婀娜的身影在烂漫的花间踟蹰。

她,一袭玫瑰紫衣,白色月裙下,掩映着几朵小兰,淡雅普通的衣物,却更显得她如临尘的仙子般清新脱俗。一束编织的花环下,是她披散的墨色长发,如瀑水般直落。紫玉般的眼眸露出热切晶莹的目光,如海棠般怒放的双唇勾勒出了深深地笑容。

她的双手,向前捧出,露出凝脂白雪般的肌肤。

一只飞舞的蝴蝶,在她的掌中跳动。

她很美丽,美丽的令人想一头扎进画中,只为与她倾心一见。

赵太师伸出了手,颤抖着,甚至于他的身体也随之颤抖。

年迈的手落下,轻轻地抚摸着画中女子的面容。

他老眼含泪,却深情的望着画中的女子痴痴的带着微笑,他,老了,饱经沧桑的脸庞在这一瞬间,倾尽了一生的柔情。

“自今意思谁能说,一片春心付海棠。海棠,五十年了,你等我,你我相见的日子不会太久了。”

海棠花年年如旧,故人却永无缘再见。

此时的他,再不是那位权倾朝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师。

此时的他,只是一位普通人,一位在迟暮之年想着他这一生唯一爱人的普通男人。

太师伫立许久,随后道:“儿,你进来吧。”

他小心的将画卷卷起,门外的赵仁推门而入。

“儿,父亲老了,今夜过后,汉地的江山便交由你了,我身死之后,将我的尸骨与这幅画葬在棠梨山上,记住,不须大葬,不须立碑,不须祭拜,功过是非,也随后人言,我只求无人打扰,父亲希望,你能成为一个好的皇帝,至于继任的人选,那便交由你了,春儿身死,或许是苍天对我赵家的责罚吧。”

“父亲,”赵仁跪倒在地,低声呜咽。

“起来!”赵太师训斥道。

赵仁从地上爬起后,赵太师将画卷交到了他的手中,随后走出阁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